一张画像身后的挚爱情节,重绘毕加索生前的灵感与风流

提起毕加索,就像提起一个让全世界女人艳羡的偶像光荣历史,虽然他的情史全能堪称一部“男神劈腿史”。无人怪责其花心滥情,反倒像在崇拜一位受人尊敬的“男神”。




毕爷的情史同样启蒙自情窦初开的季节,大概是在1900这一年,毕爷与挚友卡萨吉玛斯到巴黎闯荡,花花世界让毕爷大开眼界,红灯区的妓院、都市的纸醉金迷,整个城市灯红酒绿都让毕爷来不及喘息。



△ 这些相拥而吻的情侣们,都是毕爷对繁华尘世最生动直接的感触。


没多久,挚友卡萨吉玛斯却因失恋吞枪自杀,毕加索由此深受打击,卡萨吉玛斯曾经的女友杰曼,大概成为最早让毕爷铭记的女人,更是让毕爷开启“蓝色时期”抑郁而又压抑的创作生涯。


 

△ 画中相拥的裸替男女在蓝色色调中备显压抑和悲情,男子手指翘起指向右方怀抱孩子的母亲,象征生活的不堪重负,母亲眼神严厉沧桑,像是在黯然责备男女两人的放纵爱情。


1904年,毕加索结识奥维利亚,奥维利亚是位年轻的人体模特,她的出现温暖了毕爷在蓝色时期里冰冻起的内心,瞬间融化投向浪漫温情的“粉色时期”创作。


 
△ 粉红色调正如奥维利亚的青春生命力和炽烈爱意,一同温暖了毕爷的苦闷和压抑心情。


但毕爷也有点背时刻,奥维利亚与一位意大利艺术家私奔了。这才消停不久的毕爷,又开始流转于都市女人的石榴裙下,直到在罗马遇到第一任妻子奥尔加。


 
奥尔加时常要求毕爷在画像上“能辨识自己的长相”,导致毕爷创作投向“新古典主义时期”画风。


奥尔加是一名舞者,日夜贪恋奢侈的生活,毕爷也由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把毕爷带进巴黎上流社会。然而好景不长,奥尔加在儿子出生后将所有精力都转移了,毕加索也开始聚焦自己的精神世界,他们之间的感情开始产生不可逆转的裂变。


一天,毕加索像往日一样在咖啡厅溜达,一个17岁少女纯净清透的模样安静闯入毕加索的眼帘,毕爷瞬间坠入爱河,“玛丽太清纯了!”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思,毕爷冒然起身,邀请玛丽参观自己的工作室。年轻的玛丽怎么能抵挡住毕加索的无尽魅力,这一次随从就此开始一段地下长跑恋情。



毕爷的情史虽然像是流水账一样冗长,与巴黎丽都红颜纷扰的感情纠葛貌似永无止境,但在玛丽的身上,毕爷头一回是“活见鬼”遇见了“真爱”!


在毕爷画的所有女人画像中,玛丽最具特点,满头金发、体态丰韵、皮肤白皙,正是毕加索对玛丽的浓郁爱恋,他怎么舍得将玛丽画的像奥尔加一般变形诡异呢?


 
△ 趴在桌子上休息的玛丽


金黄色的头发,照亮了毕爷昏暗苦闷的婚姻生活,对比玛丽与奥尔加的画像,就像是暴雨前昏暗沉闷与雨霁天晴后清透的对抗,这压抑的心情在玛丽的到来瞬间消失殆尽。


 
△ 金发女郎玛丽


毕爷笔下的玛丽温婉多情,仅凭笔触和画面气息就能看出这灵魂与肉体的合二为一,奇迹般幸运的一同倾泻在玛丽身上。


△ 以玛丽为原型的立体主义画像


当时玛丽的未成年身份,不但没有让毕爷厌倦,反倒金屋藏娇呵护有加,以致最初毕爷采用立体主义的抽象手法表现玛丽,为了避免流言蜚语,落款更是避讳玛丽的全名而签上缩写“M.T.”。奥尔加在多年后才从玛丽的画像中发觉毕爷在外面“鬼混”劈腿了,而此时奥尔加的画像已然被毕爷画成了一个丑八怪。



玛丽的到来,更是让毕爷立体主义画风发挥的淋漓尽致,奠定闻名于世《格尔尼卡》诞生的基调。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毕爷将他的立体主义画风研究至深,将变形发挥的淋漓尽致。有玛丽的影子,就是金黄色阳光倾洒而下的灿烂,这一笔一画间,全是毕爷的爱意和烂漫。


毕爷在1932年为玛丽创作的《梦》,堪称是毕爷在灵魂与肉体上最完美的结合,也是对爱恋与肉体最完美的诠释。


 

颜色极端干净明朗,线条自由流畅,女子在沙发上休憩时怡然自得的表情和姿势,在鲜红色沙发的衬托下醉人心扉。半裸的乳房,丰满的肢体更是丝毫不加修饰的洋溢与毕加索之间的温存和爱意。


《梦》是著名收藏家甘兹夫妇首次收藏毕加索的作品,他们最初从纽约罗森博格画廊以7000元美金买下《梦》,后又屡次从拍卖行回购这件作品,声称《梦》让他们开始了“与毕加索的恋爱旅途。”



世界著名艺术品收藏家甘兹夫妇在作品《梦》前


1997年11月佳士得拍卖会上,《梦》以4800多万美元成交, 2013年佳士得的拍卖会上,《梦》竟卖出了1.55亿美金的高价,排名世界名画交易额第三。时至今日,毕加索画作460倍的高回报率在市场上举世罕见。



毕加索在1932年创作的《裸体、绿叶和半身像》在2010年拍卖价格1.06亿美元,排名第十,与《梦》一样,都是为挚爱玛丽创作的画像。


全世界拍价最高的前10幅作品中,近一半都是毕加索画下的情人画像。有人说,毕加索的作品能在拍卖行屡屡拍出惊世高价,全倚仗他身边的情人,传说高达一百多位情人的陪伴让她们的美丽与才华倾注在毕加索的生涯和创作中,从此成就他在艺术上的辉煌造诣。


遇见玛丽的第17年,玛丽34岁生日之时,64岁的毕爷在玛丽的生日贺信中说道:“对我来说,今天是你17岁生日,虽然你已度过了两倍的岁月。在这个世界上,与你相遇才是我生命的开始。”


毕加索离世4年后,在玛丽与毕爷相逢50周年的纪念日中,玛丽上吊自杀,时年68岁。


情深之切,言表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