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靖: 摇滚肩扛艺术,从青春的崖边踏过

贾靖在成都上大学的前三年,以一个美术生的身份颠覆成为朋克青年形象,每日扎着丸子头,骑一辆自行车穿梭在学校和排练室之间。攒起一摞摞国外摇滚唱片,封面上印刷的著名经典画作在贾靖每次开启和端详中成为他最早的艺术启蒙。

排练、演奏,起早、翘课、早退、迟到、熬夜……大学里的一切都化成这几种状态,大学生活也在贾靖的摇滚乐队前味同嚼蜡。而手指在琴弦上的每次触碰,却全无间断激发贾靖心中的狂热。油画课是所有课程中唯一能请动贾靖 “出席”的课程,大概还是体悟到艺术冥冥之中对自己的重要性,这终将成就他的饭碗和灵魂。

Q:你是什么时候把重心从摇滚和乐队转移到创作上的?

A2004年面临毕业的时候被迫开始考虑生计和未来,后来发现本科毕业没有什么出路就又攻读了硕士。硕士毕业后每天清晨带着全天的饭菜一头扎入工作室,这样过了不到两年,最初在艺术追求上的心气消磨殆尽。那会儿每天看杂志,媒体上频繁出现的周春芽、张晓刚、曾梵志、邱志杰……眼见师兄们已经突围找到在艺术上的道路,并成为艺术界的焦点,便觉得应该对现状有所改变和突破。斟酌了三个日夜,瞬间就决定立刻就走!于是就买了两张车票,来了北京。

Q:《红墙》系列是你真正确立自己风格的转折点吗?

A:《红墙》是我在2013年创作的,这系列作品算是我的标识性转折。最初把画框放在朋友家墙面上照了下来,想结合成为自己后续的创作。但后来考虑到家庭、咖啡厅、美术馆等普通环境的墙面并不具备高强度辨识度,而红墙伫立在北京中央才是国人熟知的标志建筑,就确定了创作的基调。

事实上,墙面不是我的,画面主角也不属于我,只有那个长条木质画框物货真价实。出现在马奈、达芬奇画作中的经典形象在我创作的编程式的背景衬托下,穿越古今尤显现代与传统的冲击。这是一种 “错位的虚构角度”,更是我想表达的千百年来文化与艺术领域中无穷的碰撞,画面更是由二维叙事转为多维表现。

Q:现在手头在创作什么样的作品?

A:现在正在做一系列的图案拆解。我把十分具有中国权威的“福、万寿无疆、福如东海”这样的文字拆解开来,并重新在画面上组合、重现,有人看了这批作品觉得属于抽象画作,我却觉得太具象不过了,我没有做减法,也没有抽离,但是重新组合后你觉得还认识这些字吗?做完字体现在开始做图像,例如烟盒、安迪沃霍尔的罐头等等,想让他们产生一些耐人寻味的意义,时不时还有些戏谑的态度。

Q:都说这两年行情冷淡,你有考虑过销量吗?

A:哈哈!刚卖了一批画,拿着钱立马就去买了把最贵的吉他。我也喜欢车,但不像其他人不顾一切的追求。每次作品出手人家一跟我谈价钱我就蒙了,差不多够买乐器就行!我朋友总劝我留几张每个系列的作品,给以后留些空间。说实话我没想着要像谁一样出名挣个几百万,够我玩音乐就行!

拍卖榜单上的艺术大咖,签名更具独树一帜

中国有句古话“书画本同源”,意思就是书法和字画萌发于同一个源头。 当然,西方的牛人大咖们也不约而同遵循这一定律,毕竟,拼到最后,都是在拼自己的签名。所以说,在画作的生命起源处,在习的一门好画的最初,是要先会“画”出自己的名字!

要说是心机婊,用签名直接表达祝福而免掉份子钱的艺术家,非杨·凡·埃克莫属了。杨·凡·埃克就是那张牛B的《阿尔诺芬尼夫妇像》的主人,硬生生用画笔讲述了一个幸福美好的故事,让画面情节在一环环中推进产生悬念,却在签名中解开悬念! 

小狗象征着忠诚,木鞋象征着神圣,床柱上的雕像是分娩的保护神,柜子上摆放的橘子象征着多产,扫帚是对家庭的照料。

而画面中镜子上方的铭文,是这画中唯一不需猜测的明示——“Johannes de Eyck fuit hic”,翻译过来就是“杨·凡·埃克在此”,这几个字让画一跃成为一纸结婚证明书。

虔诚的字眼和华丽的笔锋配合着佛兰德斯的独特语言,字母J运用华丽的花式字体,颇有哥特式文字的飞扬,和画面的精致感相匹配,文字署在画面中间,表现出艺术家极为神圣的身份。

在杨·凡·埃克的《戴红头巾的男子》画中,杨·凡·埃克更是为我们做了标准示范。 

画框上方用希腊字母以佛兰德斯语写着“尽我所能”,下方则以拉丁文写着“1433”和“杨·凡·埃克创作了我”。

 

端正的字体映衬着画中人物冷静的表情,朴素的笔迹和画面相呼应,与之前华丽的字体截然不同。 大师的绝妙之处就在于此,只用一个签名便可引起观众无限的遐想和琢磨:这是自画像吗?我又是谁呢? 这就是签名的境界:耐人寻味。
大卫作为古典主义画派的奠基人和拿破仑的首席画师,一向以画风严谨、技法精工为主要意志,倡导艺术为政治斗争而服务。
而在《马拉之死》这幅名作上献上一丝不苟的签名,更是贴切的阐释了大卫的政治立场。
在当时法国所有的革命狂热分子中,马拉是最残忍、疑心病最重的一个,同时嗜赌成性。但在同为革命份子的大卫心中,马拉却是作为圣人般存在。

身患皮肤病常年泡在有药水浴缸中的马拉,也就是在这样的场合下遇刺葬送了性命。

大卫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将这庄严时刻记录下来。

DAVID一词的签名字标记在木台上颇似石碑体,字体端正有气势,全部采用大写字母,字迹描绘得清晰工整,彷佛是被深深的刻制在木台上,与画面上厚重的历史感相吻合,看来他的心思仍然停留在对古罗马雕塑的探索上。

维米尔的画,总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每个细节都显得格外宁静、亲切和安逸,色彩明亮而迷人,即使是平凡的家庭场景,也散发着舒适的画面感。

  

他的签名更是如此,《情书》中的签名看似是随意布置在画面中,其实却是巧妙的将褐色名字融合于黄灰色墙面,让人误以为是墙砖的花纹。 

 

M上的I,约摸是“I Meer”——“我,米尔”,没有繁杂的修饰,如同他所描绘的日常生活一样安静,使得这缩写的名字看起来和他的画一样亲切,就像在说:我就是那个倚墙而行的低调画家。

当年以一幅《吻》而名震江湖的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究竟有多热爱金色! 

出生在制作金银首饰的世家,从小就受到熏陶,画画要贵气!
但是,做到每幅画都镶金嵌银还是有些难度的。而体现上流社会的身份最好的方式,当然要数集中力量搞签名为上乘了!

深色背景的画便直接签上金色的名来装饰,让整幅画变得熠熠生辉。

浅色背景的画便勾出一块金色的画框,题上深色的名字,使得画面即使银装素裹也依然璀璨夺目。

那么问题来了,金色背景的画怎么办呢?

既然是土豪,就不缺钱!

直接用纯金色为背景再签上稍深色的名字,使得整幅画最后的效果便成了锦上添花、金上添金的“金画”,这华丽的程度,让人瞠目结舌。

作为一位非典型的印象派画家,德加更容易被形容成迷恋舞者的艺术家。
以舞姿为媒介,追寻光与色的表现,通过造型的描绘,表现出强烈的灯光反射效果。

而德加的签名“Degas”就像这一位位入画的舞者,在画布上翩翩起舞,绚丽变幻、踪迹难寻。

不同的画要配上不同颜色的签名,不同的人物造型要配上不同的签名位置,你永远不会知道他下一张签名在哪儿,简直是大写的“心机BOY”。

印象派这批艺术家,各个都是大咖,简直可以被称为开天辟地的男一号们。

既然重视光线的运用,名字都不可避免的产生了明暗。
比如,在莫奈的《日出》里,放大来看果真是无法辨析,但是眯起眼来感受时,“Claude Monet”真是有种天光一色的日出之感。

签名在《睡莲》之中变成了艳丽的荷花之色……

在《草垛》中变成了氤氲的光影,美轮美奂,令人目不转睛。

而印象派的艺术家们相互交流和影响,在各自的画中都遵循了闪动的效果,看来是要坚守印象派的队形!
要想找到他们的签名,并认全上面的字母,着实是要费一番眼力劲的。
雷诺阿写的是“Renoir”,

西斯莱的是“Sisley”,

毕沙罗的是“C. Pissarro”。

下面的几张作品,小编暂时就保留谜底了,大家可以开启找茬模式,找出每件作品的艺术家签名!

撰稿:李丝雨


品牌+艺术,商界的摇钱树!

艺术品与奢侈品向来以相爱相杀的爱恨模式称霸整个商界,而白花花的钞票一旦与艺术家的大脑相结合,就不再是俗世拜金的代表,更不只是土豪的专利了!

从上层建筑到衣食住行,艺术也早已洗清了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黑名,已然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同时也突破了与奢侈品牌的界限。从艺术汲取灵感,俨然成为服装业一大趋势。

伊尔莎·斯奇培尔莉(Elsa Schiaparelli),20世纪最有名的意大利服装设计师之一。1927年在巴黎开设了自己第一家服装设计沙龙。为追求设计创新性,伊尔莎·斯奇培尔莉邀请了多位杰出艺术家参与纺织品的设计,把达利作品中超现实主义风格引入服装设计中,更是把让·谷克多(Jean Cocteau)的达达风格脸孔设计在外套和晚装裙上。 

伊尔莎·斯奇培尔莉与达利(左图)伊尔莎·斯奇培尔莉与让·谷克多合作设计的裙装(右图)

1965年,法国时装大师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着眼蒙德里安的红黄蓝三原色构成的方块,大胆的将蒙德里安作品中的元素引入时装设计,设计出风靡全球的蒙德里安裙,并成为服装界与时尚界的经典。

蒙德里安裙

艺术家与奢侈品牌的合作更是充斥商界屡见不鲜,马克·雅克布(Marc Jacobs)主掌LV之后,更是与艺术家合作推出多种系列商品。

与史蒂芬·斯劳普斯(Stephen Sprouse)合作推出的玫瑰花涂鸦系列手袋

朱莉·浩文(Julie Verhoeven)与Mulberry合作的提包

 

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与LV合作的俏护士系列

村上隆的波点系列

爱马仕进入中国10周年之时,特地邀请了中国艺术家丁乙合作推出中国韵律系列丝巾,更是奠定了爱马仕此后与艺术家合作的固定项目。

丁乙与爱马仕合作的中国韵律丝巾

杉本博司与爱马仕合作的丝巾

而在的领域,艺术也不甘示弱。

绝对伏特加更是长期以来与艺术家一同疯狂的开展合作,更是收集了超过400件的各种艺术作品,涉及家具、雕塑、绘画、数码艺术和纺织品等。

艺术家参与设计的绝对伏特加产品包装

同时绝对伏特加邀请众多艺术家参与品牌的产品包装设计,才有了商业品牌与现代艺术结合而成的绝对艺术。正如绝对伏特加公司所说的品牌与生具有的创造性本能吸引了这些世界各地的优秀艺术家,使他们愿意用自己的艺术才华来重新阐释绝对伏特加瓶子的品牌价值。

无独有偶,在高端汽车领域,宝马与艺术家的合作也风生水起。 

早在1975年,宝马就邀请美国艺术家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在BMW 3.0CSL起程上绘制作品

1990年由日本艺术大师加山又造(Kayama Matazo)创作的BMW535i艺术车

1995年由英国大艺术家大卫·霍尼克(David Hockney)创作的BMW 850Csi艺术车

1999年美国当代艺术家珍妮·霍尔泽(Jenny Holzer)创作BMW V12 LMR艺术车 

 

第十六辆宝马艺术车BMW H2R由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在2007年完成创作

 

杰夫·昆斯(Jeff Koons)在2010年创作了第十七辆宝马艺术车M3 GT2,条形图案与鲜艳色彩是速度与爆炸的最好体现

在宝马第十八辆的艺术车设计上,中国艺术家曹斐携将手美国概念艺术教父约翰巴尔代萨里共同为全新一代BMW M6 GT3 设计,预计2017年发布,将成为为宝马创作的首位艺术家,值得大家期待! 

一张画像身后的挚爱情节,重绘毕加索生前的灵感与风流

提起毕加索,就像提起一个让全世界女人艳羡的偶像光荣历史,虽然他的情史全能堪称一部“男神劈腿史”。无人怪责其花心滥情,反倒像在崇拜一位受人尊敬的“男神”。




毕爷的情史同样启蒙自情窦初开的季节,大概是在1900这一年,毕爷与挚友卡萨吉玛斯到巴黎闯荡,花花世界让毕爷大开眼界,红灯区的妓院、都市的纸醉金迷,整个城市灯红酒绿都让毕爷来不及喘息。



△ 这些相拥而吻的情侣们,都是毕爷对繁华尘世最生动直接的感触。


没多久,挚友卡萨吉玛斯却因失恋吞枪自杀,毕加索由此深受打击,卡萨吉玛斯曾经的女友杰曼,大概成为最早让毕爷铭记的女人,更是让毕爷开启“蓝色时期”抑郁而又压抑的创作生涯。


 

△ 画中相拥的裸替男女在蓝色色调中备显压抑和悲情,男子手指翘起指向右方怀抱孩子的母亲,象征生活的不堪重负,母亲眼神严厉沧桑,像是在黯然责备男女两人的放纵爱情。


1904年,毕加索结识奥维利亚,奥维利亚是位年轻的人体模特,她的出现温暖了毕爷在蓝色时期里冰冻起的内心,瞬间融化投向浪漫温情的“粉色时期”创作。


 
△ 粉红色调正如奥维利亚的青春生命力和炽烈爱意,一同温暖了毕爷的苦闷和压抑心情。


但毕爷也有点背时刻,奥维利亚与一位意大利艺术家私奔了。这才消停不久的毕爷,又开始流转于都市女人的石榴裙下,直到在罗马遇到第一任妻子奥尔加。


 
奥尔加时常要求毕爷在画像上“能辨识自己的长相”,导致毕爷创作投向“新古典主义时期”画风。


奥尔加是一名舞者,日夜贪恋奢侈的生活,毕爷也由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把毕爷带进巴黎上流社会。然而好景不长,奥尔加在儿子出生后将所有精力都转移了,毕加索也开始聚焦自己的精神世界,他们之间的感情开始产生不可逆转的裂变。


一天,毕加索像往日一样在咖啡厅溜达,一个17岁少女纯净清透的模样安静闯入毕加索的眼帘,毕爷瞬间坠入爱河,“玛丽太清纯了!”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思,毕爷冒然起身,邀请玛丽参观自己的工作室。年轻的玛丽怎么能抵挡住毕加索的无尽魅力,这一次随从就此开始一段地下长跑恋情。



毕爷的情史虽然像是流水账一样冗长,与巴黎丽都红颜纷扰的感情纠葛貌似永无止境,但在玛丽的身上,毕爷头一回是“活见鬼”遇见了“真爱”!


在毕爷画的所有女人画像中,玛丽最具特点,满头金发、体态丰韵、皮肤白皙,正是毕加索对玛丽的浓郁爱恋,他怎么舍得将玛丽画的像奥尔加一般变形诡异呢?


 
△ 趴在桌子上休息的玛丽


金黄色的头发,照亮了毕爷昏暗苦闷的婚姻生活,对比玛丽与奥尔加的画像,就像是暴雨前昏暗沉闷与雨霁天晴后清透的对抗,这压抑的心情在玛丽的到来瞬间消失殆尽。


 
△ 金发女郎玛丽


毕爷笔下的玛丽温婉多情,仅凭笔触和画面气息就能看出这灵魂与肉体的合二为一,奇迹般幸运的一同倾泻在玛丽身上。


△ 以玛丽为原型的立体主义画像


当时玛丽的未成年身份,不但没有让毕爷厌倦,反倒金屋藏娇呵护有加,以致最初毕爷采用立体主义的抽象手法表现玛丽,为了避免流言蜚语,落款更是避讳玛丽的全名而签上缩写“M.T.”。奥尔加在多年后才从玛丽的画像中发觉毕爷在外面“鬼混”劈腿了,而此时奥尔加的画像已然被毕爷画成了一个丑八怪。



玛丽的到来,更是让毕爷立体主义画风发挥的淋漓尽致,奠定闻名于世《格尔尼卡》诞生的基调。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毕爷将他的立体主义画风研究至深,将变形发挥的淋漓尽致。有玛丽的影子,就是金黄色阳光倾洒而下的灿烂,这一笔一画间,全是毕爷的爱意和烂漫。


毕爷在1932年为玛丽创作的《梦》,堪称是毕爷在灵魂与肉体上最完美的结合,也是对爱恋与肉体最完美的诠释。


 

颜色极端干净明朗,线条自由流畅,女子在沙发上休憩时怡然自得的表情和姿势,在鲜红色沙发的衬托下醉人心扉。半裸的乳房,丰满的肢体更是丝毫不加修饰的洋溢与毕加索之间的温存和爱意。


《梦》是著名收藏家甘兹夫妇首次收藏毕加索的作品,他们最初从纽约罗森博格画廊以7000元美金买下《梦》,后又屡次从拍卖行回购这件作品,声称《梦》让他们开始了“与毕加索的恋爱旅途。”



世界著名艺术品收藏家甘兹夫妇在作品《梦》前


1997年11月佳士得拍卖会上,《梦》以4800多万美元成交, 2013年佳士得的拍卖会上,《梦》竟卖出了1.55亿美金的高价,排名世界名画交易额第三。时至今日,毕加索画作460倍的高回报率在市场上举世罕见。



毕加索在1932年创作的《裸体、绿叶和半身像》在2010年拍卖价格1.06亿美元,排名第十,与《梦》一样,都是为挚爱玛丽创作的画像。


全世界拍价最高的前10幅作品中,近一半都是毕加索画下的情人画像。有人说,毕加索的作品能在拍卖行屡屡拍出惊世高价,全倚仗他身边的情人,传说高达一百多位情人的陪伴让她们的美丽与才华倾注在毕加索的生涯和创作中,从此成就他在艺术上的辉煌造诣。


遇见玛丽的第17年,玛丽34岁生日之时,64岁的毕爷在玛丽的生日贺信中说道:“对我来说,今天是你17岁生日,虽然你已度过了两倍的岁月。在这个世界上,与你相遇才是我生命的开始。”


毕加索离世4年后,在玛丽与毕爷相逢50周年的纪念日中,玛丽上吊自杀,时年68岁。


情深之切,言表于此。

的顶顶顶顶顶

喜上眉梢 60×80cm 2004年 布面油彩

           

1111                                       22222

             

      

      

           

       

万圣节:快来认领属于你的小怪兽吧

怪兽星球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怪兽星球是一个乘轮船到不了的地方
怪兽星球是一个大人花钱、托关系也去不了的
地方
万圣节即将来临的日子里
提上你的南瓜灯
跟随怪兽艺术家袁贝贝一起踏上怪兽星球
找寻你心中的那只小怪兽


袁贝贝创作的小怪兽个展已经举办了两次,分别在深圳艺术博览会和北京中艺博国际画廊博览会获得了不少粉丝的青睐。
在贝贝的个展上,已经有360个小怪兽露相啦!
每一天都有专属的小怪兽的陪伴,每一只小怪兽都代表了一个故事~


在粉丝们的期待下,贝贝将小怪兽也带到了餐桌上,印制了一套限量版怪兽餐盘
buybuyART联合好物机构推出万圣节 “燃烧价”
¥118元/个 

点击图片立即购买

Abby头
袁贝贝
¥1176元

猴仔(黑)
袁贝贝
¥1176元

父子兽
袁贝贝
¥1536元

万圣节:快来认领属于你的小怪兽吧


       

           
怪兽星球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怪兽星球是一个乘轮船到不了的地方
怪兽星球是一个大人花钱、托关系也去不了的
地方
                               
万圣节即将来临的日子里
提上你的南瓜灯
                               
跟随怪兽艺术家袁贝贝一起踏上怪兽星球
找寻你心中的那只小怪兽
                               


                   

                       

袁贝贝创作的小怪兽个展已经举办了两次,分别在深圳艺术博览会和北京中艺博国际画廊博览会获得了不少粉丝的青睐。
在贝贝的个展上,已经有360个小怪兽露相啦!

       
每一天都有专属的小怪兽的陪伴,每一只小怪兽都代表了一个故事~

         
                   

在粉丝们的期待下,贝贝将小怪兽也带到了餐桌上,印制了一套限量版怪兽餐盘
               
buybuyART联合好物机构推出万圣节 “燃烧价”
               
¥118元/个 
               
         

       

       

       

       

                                                                                  (点击图片立即购买